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首先要献媚一下微博:它使中国的一地草民变成了这个虚拟社会中的真实主人,微博上的对与错,是与非,赞成和反对,都是民意,没有哪个人能够主宰。微博也不断警告我们每个人要洁身自好,一个公民社会的基础是民主和诚信。

其次要声明我作为韩寒的粉丝由来已久,多年前拜访赵长天老师,我惊讶的发现,他那间堆满稿纸的简陋办公室就是在中学生当中呼风唤雨的“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发源地,后来结识了好几位新概念大赛中脱颖而出的文学少年,他们个个才华横溢,除了韩寒和小四,其他人并不那么出名,所以韩寒是最幸运的。

我对方舟子的理解则兜了一个圈子。曾几何时他因打假遭到歹徒攻击,当时我很愤怒,在微博上呼吁大家筹钱给他雇保镖……后来看到方舟子的一系列后续作品,枪子儿好像都没打在要害上,很失望,所以取消了对他微博的关注,删除了我有关他的所有微博。在他对罗永浩公司资质问题进行挑刺儿时,我几度准备参战充当老罗的志愿军,方舟子怎么简直就是一个工商城管,你知道我们这些草根创业者头上顶了三百座大山是多么艰难,你来起什么哄?中国的商业资质制度压根儿应该彻底废除!

这几天围观方舟子和韩寒的舌战现实剧,我从一开始就坚信韩寒这座青春偶像决不会哗然倒下。倒是方舟子,时不时地为他捏一把冷汗,我发现这家伙真的是挺二的,越来越孤独,越来越顽固,这反倒使我产生了一些同情心,就像我们遇到个成天调皮捣蛋的孩子,开始时会觉得很心烦,时间长了摸透了习性,会发现他也有独特的一面。

好,我就来说说对方舟子的己见吧:此人的名字太有点自命不凡,几乎让人立刻联想到“诺亚方舟”,我深信2012将会是不平凡的一年,因为有先圣们的预言,但方舟子肯定拯救不了我们这个悲惨世界。

假如世界在2012年(或2102年)真的要毁灭,我敢打赌每个人一定都会淘空自己几辈子的积蓄,排几个礼拜通宵长队(队伍肯定比买iPhone要长很多)去抢购诺亚方舟的船票。不过大伙儿要切记:一定必须自己亲自排队,不能让黄牛去代为插队或开后门,你把这么多钱交给了黄牛,200%他是有去无回,300%他回来塞给你的是假票。我们这样的社会到了世界末日就更不必再去呼吁什么“诚信”了,除非毛主席他老人家从纪念堂里爬出来再发动一场文化大革命。

如果能买到诺亚方舟船票,世界末日对我们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坏事,终于等到了有这么一天,一场洪水把这世界上的一切罪恶腐败统统冲洗干净,然后我们乘坐诺亚方舟到亚腊拉山脉去重建一个美丽圣洁的人类家园,当然,前提必须假设我们自己是纯洁的,因为我们骗不了上帝……刹住刹住,不好意思扯远了,我想说的是,方韩舌战之所以激起巨大的社会波澜,是因为这里面淤积着在我们民族集体无意识里被压抑和隐藏了很深很久的东西:诚信和正义。

其实,我们大家未尝在本质上和方舟子不一样,都是洁癖。

(一)诚信的洁癖

我们今天的社会是个大染缸,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沾上了一些污痕或斑迹,谁能保证自己从来不说一句假话或违心的话?即使有人敢说保证,会有人敢说相信吗?在这一点上,方舟子这洁癖轻轻松松赚了这个社会的大便宜,弄得大家人心惶惶。

因为我们都有洁癖,也因为我们都有暇疵,所以我们不再自信,我们的目光于是就从我们自身转移到了我们的偶像身上,同时我们的潜意识愿望在不断强迫我们相信我们的偶像是完美无瑕的,于是,这个集体的偶像便稀释了我们大家对自身洁癖愿望的焦虑,达到了情感的平衡。中国社会里人们普遍缺乏自信、喜欢从众,原因就在于此。

在这样的真空和畸形的社会里,充当偶像的人鸭梨更大,他们的潜意识压迫着他们必须竭尽全力保护自己的圣洁,否则偶像就会倒塌,自己前功尽弃。比如唐骏,当方家军兵临城下,围城数日,他仍在微博上喃喃自语说“心里有点烦、有点烦”。为什么唐骏不当机立断高调宣布看重文凭而不看重本领是我们社会的一种病态,他也是这个体制的牺牲品,并当场把他的和禹总的那张野鸡西太文凭撕个粉碎,那会怎样呢?说不定唐骏即刻粉丝翻番,今天依然每天要猜猜和谁来一起吃晚饭。

有两个美国总统在诚信问题上被揪住辫子:尼克松和克林顿。尼克松上了薄公堂胡扯胡掰还装逼,结果被弹骇了;克林顿上了CCTV面对全国14亿人民大众直播,含着泪花说我老男人痴情希拉里一辈子,难得一回对个小女生犯了点花心,sorry,于是大家马上理解其实当总统也挺可怜的,原谅了他,让他白宫住到租约到期。

可见,诚信洁癖的核心并不是追究你到底有没有做这件事情,而是你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是否诚信。韩寒同学毕竟年轻十岁,没有马上看透方童鞋设下的招术,你与其要去翻箱倒柜找材料证明自己前世今生的每篇文章、每条句子、每个字都是绝对原创,还不如当场宣布招聘十位好手为自己的所有文章校对润色,天天和他们头脑风暴,撞击灵感,还让他们帮你做笔记找资料打草稿,这又会咋样?!

(二)正义的洁癖

这个题目玩大了,狗胆包天居然胆敢挑战金庸哈。我们现在贫富悬殊,官员腐败,股市坐庄,房市迷离,国企垄断,城管打人,官商强拆,民怨漫天……压根一个制度性的不公平社会,连总理大人都只能流着眼泪叫无奈,有谁见过哪个上访北京的治好过他们的正义洁癖症?

诚信是每一个人的社会公德,正义则是一套有效的法律机制。

方舟子不是文科生,他那脑子玩不了正义,除非他现在闭 嘴休战,老老实实去报考北大复旦人大或者乔治城大学从本科到博士后重新再读一遍。方童鞋无非是想在网上缠上你们这些既不是官也无权的名星大佬来陪他玩一局角色扮演游戏,过把瘾就死……有人骂方舟子为什么不去劫富济贫打贪官,偏偏来怀疑你韩寒哥哥的小弟弟,哈哈,你又高看了方舟子,千万别病急乱投医,谁想谈心,呀你应该另请高明去找一位患有严重正义洁癖症的退休党主席。

方童鞋继续玩他的俄罗斯转盘游戏,他那转轮手 枪口不知道下一个还会对准谁,想想也挺有悬念,够刺激的:

1)在这贴满禁娱令的大街小巷里,转悠着一个转世唐吉柯德做着自己喜欢做的、吃力不讨好的、自讨骂声的、除了出个臭名一分钱赚不到的、一根筋吊牢的、甚至性命难保的事情,甚是难得,不妨把他列入人民大会堂特供名单,这样看春晚的同时我们还可以多一道节目,破解方童鞋的把戏要比破解刘谦大师的魔术难度高很多;

2)我们应该容忍方舟子的存在,社会上有反面声音比没有要好一万倍,即使我们没有马英九说的那种“永远的反对党”,有几个象方舟子那样一根筋吊牢死打蛮缠死劲钻牛角尖还不怕死的人,去责成北京空气净化、去调查动车追尾事故,也不必挪用一分一厘纳税人的钱给他们发工资,这恐怕会比卫生部铁道部供养十万五星级禁军教头来得更给力,也能让老百姓看看热闹出出气;

3)民主的本质是保护少数人的说话权利,即便他满口胡言,即便他只有一个人,即使他还患有各种洁癖,我们依然必须容许和尊重他的权利,因为这是民主的基本游戏规则;

4)微博是一个公民广场,也是一个民主的练习场,民主需要诚信、需要启蒙、需要宽容、需要理性、需要演练、需要尊重反对你的那一方。信不信由你,当广场上的每一个人都看熟了这场戏,将来才有可能自己演好这台戏。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噢,有谁知道哪儿能买到诺亚方舟船票,黄牛票也行,别忘在微博上通知大伙儿一声,兄弟今天微博粉丝过百万,再说一次祝大家新年快乐!!


上一篇: 草根对话录:谁说大学生不能创业?
下一篇:分享一个创业游戏:商业模式

5条评论

  1. 他是马列主义手电筒……他只爱他自己的羽毛。

  2. 方舟子也不是什么好鸟

  3. 方最近是有点执著于逻辑正确性,但你的分析中有几点还是值得商榷:1. 方对罗的挑刺儿,方事先已经表态“报私仇”,报罗攻击其家人的私仇。所以他之后的行为对人不对事,而你将其定位为“工商城管”,不合理商业制度的“维护者”明显失之偏颇,非方之本意; 2. 罗该不该打?一个男人,打不过另一个男人,就跑去打别人老婆。这种卑贱下流无耻之人用什么手段去打都不过分;另外,在中国草根创业者生存艰难,为了生存而违反一些不合理的规章的确在所难免,我们可以理解“婊子”的难处,但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就不要怪有人想去推倒它了。所以方打的是中国唯一一个给自己立牌坊的“婊子”,而不是所有的“婊子”;3. 在自己的女人被欺负时,方表现的像一个男人。

  4. 方舟子是不是好鸟并不重要,因为大多数人对待方舟子的态度是实用主义的。正如博主所言,大家需要一个对目前污浊的社会空气较真、唱反调的人,因为多数人虽然对各种丑恶现象感到不满但主要选择了犬儒主义的态度。
    “天真的你”难道是因为方舟子头上有道德光环才去关注他的?

  5. 就四个字:我挺喜欢你的

发表评论